[麦源]非典型性恋爱 -1-

非鱼:

*ABO宇宙


*这是一个Beta麦克雷和Omega源的故事






***


该死。


源氏跌跌撞撞地走进盥洗室,花了好一会才打开隔间的门。他把自己摔在隔间的木板墙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隔间外头先前被他撞开的门终于合上了,砰,把酒吧里调大音量的摇滚乐和嘈杂的人声都隔绝在外。盥洗室里的空气凉飕飕的,源氏的脑子总算是清醒了些。


他从兜里掏出那瓶已被喷了大半的试用装Alpha信息素香水,犹豫了半晌扔进了垃圾桶里。话说在前头,这可不是因为这香水没什么用处,相反的,今晚被Alpha信息素包裹了一层的他在酒吧里混的如鱼得水,他坐在吧台边,应心得手地把前来搭讪的Omega和Beta们迷得神魂颠倒。


这本该是一个顺利而美好的夜晚,在源氏的原计划中,待他喝完这杯玛格丽特,再从身旁的Omega身上偷得几个香吻,他就能在香水的味道飘散殆尽之前溜出酒吧,打个车回旅馆,给今晚画上圆满的句号。他自然也不是不期待来一场香艳的艳遇,但毕竟他喷洒的香水还处于试用期阶段,等滚上了床才被揭露真实的性别可就太过尴尬了。


而现在的源氏缩在酒吧厕所的隔间里,恶狠狠地给这个完美的计划打上’废除’的印章。


该死,他在心里又咒骂了一句,不知是这新出产的香水还是酒吧里升腾的混杂着的信息素作崇,亦或者是两者的共同作用,源氏冷的打了个哆嗦,但同时他又浑身热得发烫,像是有人在他的身上点了一团火,火焰士气汹汹,热流从一路从头涌入了他的下腹部。


他的发情期提前了。


源氏在心里干巴巴地嘲笑了几个小时前看着日历信誓旦旦算准了发情期的自己。我得离开这里,他想,趁我还能出的去。等他的信息素浓郁到一定程度之后,他能不能走出这个公用盥洗室都是个问题。


正当源氏盘算着怎么从后门偷偷溜走时,他听见盥洗室的大门被人打开了。来人吹着口哨,拧开水龙头洗了把手(或是洗了把脸?),接着传来的是火机的声音,源氏闻到了一阵烟味。


源氏从闭合的不是那么紧密的隔间门缝里看出去,外头的人穿着灰色的西装马甲,白衬衫的袖子卷到了胳膊肘以上,马甲的胸口绣着一个熟悉的标志。


是个酒保。源氏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下事情就好办了,为了保证自家工作人员在这个信息素爆棚的环境里镇定自若的工作,酒吧里雇佣的员工大多都是Beta,这下他只要再次确认一下对方的性别,再好声好气开出一些酬劳,拜托对方把他送回家,这事就这么解决了。 


正当他想打开门锁出去了的时候,又一阵热潮袭击了他,源氏呜咽了一声,一下子蹲到了地上。他头脑已经开始发晕,手脚发酸,他清晰的感到血液正汇集向自己的下体,那里的动脉一跳一跳的,他的后穴里分泌出一些滑溜溜的液体,此时正顺着股缝往下流。


“老兄,你还好吗?”门口抽烟的那个人大概是听见了他的声音,敲了敲他隔间的门。


“你在这里工作?”源氏喘了半天,才憋出这样一句话。


“唔,没错,我在这儿当个酒保。”门口的人听上去很是莫名其妙,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那你闻得到吗?”为了保险起见,源氏继续问他,他的信息素有着越来越浓郁的趋势,整个隔间里都充斥着抹茶的味道。


“闻得到什么?”门口的人听起来还是十分疑惑,他甚至吸了吸鼻子,“如果你是说烟味的话——”


他的话被突然打开的隔间门给打断了,源氏从隔间里冲了出来,差点没扑在这个酒保身上。


麦克雷此时也是十分震惊的,你瞧,他只是想在工作没那么繁忙的时候抽空来盥洗室抽个烟,偷偷懒。再过半个小时他的晚班就结束了,届时他就能换下一身酒气的制服,回家好好泡个热水澡什么的。他可没做好在盥洗室里接住一个快摔倒的醉汉的准备(该死的,他的烟掉到了地上,他可还没来得及抽几口)。


但他很快就发现这个从隔间里掉出来的人也不是什么醉汉,对方面色潮红,大口喘着粗气,整个人抖得像个筛子。


“送我回酒店。”这个和他素不相识的人对他说,声音颤地厉害,“我会给你酬劳的,五百万,你送我回去,我就给你五百万。”


说着他又呜咽了一声,整个人都缩进了麦克雷怀里。


可怜的家伙,麦克雷怜悯地想着,这肯定是个不怎么泡夜店的Omega,没吃抑制剂就想来酒吧尝尝鲜,没想到一时接收的信息素过多,发情期被提前催化了出来。


麦克雷可是自诩见过大世面的酒保,不过酬劳一开口就是五百万的人可不多。虽然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他估摸着再在这里待下去他们得被一个酒吧的Alpha给堵在盥洗室里。于是他一把抱起源氏,走出门穿过员工更衣室,从后门出了酒吧。


酒吧后巷的路灯昏暗的不像话,麦克雷花了老半天才把钥匙插进自行车锁里,他使劲拧了拧钥匙,老旧的车锁发出吱呀一声,沉重地落在地上。


“你住哪儿小少爷?”他转头问源氏,“住得远我们就打个车。”


“……源。”源氏的回答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一样含糊。


“嗯?”


“源氏,我叫源氏,不叫小少爷。”源氏回答他。


麦克雷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那你住哪儿,源氏?”他只好再问一次,没想到源氏就再也不说话了,他靠在墙上闭起了眼睛。


麦克雷百般无奈地摸遍了源氏所有的口袋,却只发现了几卷零钱,连个酒店房卡的影子都没找到。这期间源氏还嘟嘟囔囔地抱怨他这么磨蹭怎么还不到家,麦克雷花了好大功夫才抑制住把源氏扔在路边的冲动。


“看来我们只能回我家了。”最终他放弃了寻找关于源氏住址的线索,举双手投降。


这也是为什么几分钟后麦克雷背上挂了个八爪鱼一样的源氏,在闹市区的人群和灯光里骑行的原因。


“见鬼,你身上可真烫。”麦克雷大声抱怨着,“连我现在都闻得到你身上这该死的抹茶味,我敢保证你就像滴进海里的血一样,能把方圆五里内的鲨鱼都给我引过来。”


源氏死死地缠住他的腰,哼唧了一声表示回应。


麦克雷叹了口气,他更加卖力地踩着踏板。他骑车上下班是为了保持自己引以为傲的身材,可不是为了背着一个散发着酒气的树袋熊在路过的Alpha调侃或是露骨的眼光里歪歪扭扭地回家。






***


“你在这儿好好待着,听到了吗?”麦克雷对源氏说,“我去楼下买个抑制剂就回来。”被叮嘱的对象正坐在放满热水的浴缸里,半眯着眼睛看着麦克雷,手里还捏着麦克雷的泡澡好伙伴小黄鸭。


方才麦克雷花了好一会儿才把源氏从他的背上扯下来(好在他家公寓有电梯,他不用体会背着一个成年男子爬上八楼的痛苦),收拾收拾扔进浴缸里,麦克雷可没有对付一个发情期的Omega的经验,但通过那些他从小说和电视里得来的有限的知识,抑制剂可是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


他记得楼下的便利店里是有贩卖应急抑制剂的,但说实话他记得不是那么清楚,要知道当你从没需要过一个东西的时候,你总是不会太关心它的贩卖状况。


他把家里的门窗都牢牢地落锁,抓起钥匙便出了门。




“老天,瞧瞧我闻到了什么?”麦克雷刚走近便利店的门,靠在门口抽烟的男子突然直起身子,向他的方向探过去,“一个发情的Omega的味道。”他说着还冲麦克雷挤了挤眼睛,目光露骨地在他屁股上打了个转,“你想不想……”这个陌生的Alpha开口向麦克雷发出了邀请。


“不想,滚。”麦克雷冷漠地说,他推开便利店的门,试图在收银台旁边琳琅满目的避孕套里找到应急用的Omega抑制剂,正当他火急火燎清点自己的零钱准备结账的时候,刚才的Alpha突然出现在他身边。


“抑制剂。”他用调侃地语调说道,几步走进了麦克雷的安全距离,“你要知道,我能提供另一种让我们都快活的方式来帮你解决这个。”


“你给我看清楚了!”麦克雷低声嘶吼着,他的心情本来就由于对源氏状况的不知所措而有些急躁,陌生Alpha的行为可谓是火上浇油,他转身冲着对方的鼻子就是一拳,“老子他妈是个Beta!”


被揍到一边的Alpha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他,在这时他都不忘使劲深呼吸几口,像是无法将麦克雷的话与他闻到的信息素对应起来似的。


麦克雷抛下这个震惊Alpha,快步走回公寓里。






***


“我的小祖宗,你行行好,张嘴把药给吃了呗?”麦克雷手里捏着应急抑制剂小药丸,百般无奈地往源氏嘴边送。


“我不要。”源氏嘟囔着说,别过脸拒绝张嘴,他抬起手表示抗拒,一巴掌拍到了麦克雷的脸上。


麦克雷好心累,麦克雷好委屈,麦克雷只想好好洗个澡,再回到他可亲可爱的床上好好睡过这个腰酸背痛地晚上。


源氏很明显不能体谅他的想法,几番来回搏斗以后麦克雷几乎萌生了扔下抑制剂直接把他在浴室里锁一个晚上的念头。


“你叫什么,你叫什么?”源氏的脸涨得通红,他几乎是有些神志不清了。此时他整个人都压在麦克雷身上,浸过热水的衣服湿哒哒地贴上麦克雷的制服。他正忙着用两只手捧住麦克雷的脸,一脸认真地询问酒保的名字。


“麦克雷,我叫麦克雷。”麦克雷只得回答他,他还在孜孜不倦地试图把药放进源氏的嘴里。


“麦克雷。”源氏轻轻地重复起了他的名字,他呼出的热气喷洒在麦克雷的脸上,“麦克雷,不如你把那个碍事的抑制剂放到一边,我们可以用另一种我们都快活的方式来解决这个。”


“源氏。”作为一个纯正的Beta,麦克雷面对空气里浮动着的甜腻信息素不为所动(而同时他觉得源氏说出的话十分耳熟),甚至十分冷静。


紧接着他叹了今天晚上的第不知道多少口气,“这可不会是你的想法,”他努力把自己的脸从源氏的双手中解放出来,“这只是你的本能在讲话。”


但源氏可没在听他讲话,他正忙着把脸埋进麦克雷的脖颈之间,两只手顺着酒保的衬衫一路摸了下去,顺势落在了麦克雷的皮带扣上。


麦克雷心里警铃大作,人的潜能总是在危急时刻被激发出来的,此时一个完美的念头在他的脑里浮现,他觉得自己的脑袋上亮起了智慧的小电灯泡。


说做就做事不宜迟,他一把捏住源氏的脸就吻了上去,Omega的嘴唇软软的,带着发情期的不正常的高温,像是要融化在他的唇舌之间。麦克雷在他的唇上轻轻地咬了一下,同时他的手在源氏的后脖颈上安抚着,紧接着他撬开了源氏的牙齿,将抑制剂推进了对方的嘴里。






——————————————————————————————————


*这是一个一大清早和敷衍聊天的产物,赞美她,我们把一句话脑洞聊成了2500+大纲


*写的十分爽,希望大家看的也爽


*来嘛留个评论嘛



评论
热度(210)

© 丘比兔之莘 | Powered by LOFTER